主辦: 攀枝花日報社主辦 爆料: 0812-3344444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0812-3344444

標題

新聞聚焦 時政 社會 理論 即時新聞 本土  國內 國際 專題匯總 康養 社區 公益 活動
權威發布 區縣 園區 服務 本網直擊 融媒體 直播 視頻 生活動態 教育 房產 文體 資料
你所在的位置: 首頁> 熱點滾動
守護紅色記憶 傳承革命精神——從四川各地紅軍人物故事看長征精神傳承

時間:2019-07-25 來源:四川日報

  ▲今年6月,在紅原縣日干喬濕地自然保護區,四川長征干部學院的學員身著紅軍裝,體驗當年紅軍長征走過的草地。牟靜洪 攝

  松潘縣毛兒蓋鎮克藏村的仁青卓瑪與家中留傳下來的紅軍割麥證合影。松潘縣委宣傳部供圖

  7月19日,在涼山州冕寧縣彝海畔,“時代新人說——我和祖國共成長”家國情懷故事匯·涼山站活動正在舉行。 周靜 攝

  7月19日上午,在涼山州冕寧縣彝海畔,由中宣部和全國婦聯共同主辦的“時代新人說——我和祖國共成長”家國情懷故事匯·涼山站活動正在舉行中。一面“中國夷(彝)民紅軍沽雞支隊”隊旗的故事,深深觸動著聽眾的心靈。

  1935年5月中下旬,中央紅軍巧渡金沙江后來到冕寧縣。劉伯承和彝族果基家支的頭人小葉丹在彝海邊結盟,還將“中國夷(彝)民紅軍沽雞支隊”旗幟贈給小葉丹。在當地向導幫助下,紅軍晝夜兼程通過彝區,為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贏得了寶貴時間。

  小葉丹舉起這面旗幟繼續戰斗了多年。后來,敵人多次來搜查,為保住這面旗幟,小葉丹的妻子將其縫進了彝族百褶裙里,直到1950年冕寧縣解放,終于將這面旗幟交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駐冕寧部隊。

  作為紅軍長征所歷時間最長、所涉地域最廣、所經行程最遠的一個省,四川大地遍布著這樣的紅色足印。一代代四川人前赴后繼,從革命時代一路奮勇向前,創造了跨越發展的一個又一個奇跡。□本報記者 祖明遠

  初心不改,矢志如一

  理想信念的力量在四川回蕩

  1935年初,瀘州敘永城郊營盤山上,一片橘子林頗為誘人。

  一支帽子上戴著紅星的部隊從山腳下經過。這是一渡赤水后的紅軍先頭部隊。雖然兩天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但戰士們忍受著饑渴,沒有去摘橘子。

  當時的四川,由于軍閥混戰,許多地方預征了幾十年糧稅。而紅軍則用行動詮釋著什么是“人民的軍隊”。

  如今在四川各地長征紀念館內,常可以看見各式紅軍借條,有的寫在紙上,有的寫在布上,還有的寫在木板上。

  2011年,松潘縣毛兒蓋鎮克藏村的仁青卓瑪在收拾房間時,意外發現了一塊木板。雖然經歷幾十年的風雨,木板上的字跡仍清晰可辨——割麥證。原來,是途經當地的紅軍割了青稞,留下了這張“借條”,承諾可憑此向任何紅軍部隊或蘇維埃政府兌取“銀子、茶葉或你們所需要的物品”。一筆一畫,字跡工整,語氣坦誠。

  紅軍的理想與信念也感染了四川人民。在巴中市通江縣沙溪鎮景家塬附近的紅云崖村,“赤化全川”四個大字高高刻在石壁上。當年,紅軍在此打土豪、分田地,留下了這幅高7.1米、長100米的石刻標語。1935年5月紅軍撤離后,返鄉地主要將這些標語鏟除。當地群眾懷念紅軍,就用糯米和上炭灰泥土,將四個大字填平,謊稱字跡已被抹掉,才讓這幅石刻標語保存下來。

  這幾個大字存續的背后,是群眾樸素的情感認同。

  生死相依,患難與共

  紅軍和四川群眾結下深厚情誼

  紅軍長征在四川一年多的時間里,紅軍同人民群眾生死相依、患難與共、艱苦奮斗,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通過一個個標語口號、一場場浴血戰斗,紅軍的思想、意志和信仰傳遞出來,在提升軍隊戰斗力的同時,凝聚民眾力量。

  長寧縣梅硐鎮澤鴻村保留著一幢瓦房,里面有一個“夾壁墻”,是供避難藏身的。在紅軍撤離川南后,紅軍游擊縱隊仍堅持戰斗。一位名叫李桂洪的女紅軍因懷孕不方便隨軍戰斗,就被安排隱蔽在這里。

  因叛徒出賣,敵人多次來這里搜查,房主人余澤鴻和家人被吊打拷問,仍守住秘密。在此順利生下一名男孩后,女紅軍才轉移到外地,這個男孩也被當地村民收養保護起來。

  在通江縣瓦室鎮嘯口村,當地聶姓一家堅持守護紅軍烈士墓達80多年。

  1934年2月,因缺醫少糧,3000多名紅軍戰士因醫治無效而犧牲,被安葬在了嘯口村。當年10月,紅軍離開后,聶永奎義務守護紅軍墓地,這一守就是40多年,直到1982年將接力棒傳給聶正遠。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每年清明、春節前夕,聶家人都要給紅軍烈士掃墓,緬懷先烈。“這些烈士對我們百姓是有恩情的,我一生只有這個愿望,就是要報這個恩情。”聶正遠曾這樣說。

  百折不撓,勇往直前

  面對艱難險阻只有一個字:“沖”!

  長征一路艱難險阻眾多,靠的是紅軍百折不撓,勇往直前的精神。

  紅軍在皎平渡越過金沙江后,先頭部隊接到任務要進軍前方10公里的通安。守軍躲在山頂隘口,曲折盤旋的山路許多地方只能容一人通過。為阻擋紅軍,守軍一邊射擊,一邊推下巨大的石頭。

  滾下的石頭逐漸破碎,飛出許多碎石,擊傷了不少紅軍戰士。據莫文驊將軍回憶,當時大家想到,“退后是不可能的”,于是吹起沖鋒號,利用石崖躲避落石,爬著向隘口攻擊。在奪取隘口后,又一口氣奪取通安。400多人的先頭部隊就抓了600多名俘虜。

  從西昌經冕寧到大渡河畔,這條紅軍當年北上的路線上,如今已建成了雅西高速公路。當年的崎嶇山路,變為通途大道,幾天的行軍路程如今壓縮為幾個小時,但紅軍長征的昂揚意氣卻從未消散。

  1935年5月,在冕寧,紅軍總司令朱德發出了《中國工農紅軍布告》,里面提到,“紅軍萬里長征,所向勢如破竹,今已來到川西,尊重夷人風俗。”這是“萬里長征”第一次被提出。

  如今這里建有著名的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一批中國航天史上的“第一”誕生了。而與這些成績緊密相連的,是中國自行研制的航天運載工具,它有著一個光榮的名字——長征系列運載火箭。

  從穿過萬水千山的人類行軍史上的奇跡,到直上云霄、翱翔蒼穹的運載火箭,其精神內核從來沒有變化過——不懼艱難險阻的頑強斗志,勇往直前、不怕犧牲的大無畏精神。也正是在這一精神的指引下,四川,這塊紅軍長征留下無數光輝記憶的地方,各族人民前赴后繼,“一棒接一棒”,奮力將各項事業推向新的高度。

網站聯盟

關閉

骑士传奇闯关